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经典案例 >

重庆高院发布污染环境罪典型案例

日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污染环境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并公布了5起污染环境罪典型案例。

据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中伟介绍,此《实施细则》的制定出于三方面的目的,一是落实中央和市委的决策部署,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二是总结环保督察整改经验,将取得的成效以制度化的形式体现出来。

“三是统一重庆全域的裁判标准和尺度,全面推进量刑规范化。”王中伟介绍,近年来,部分污染环境罪案件在实体裁判方面存在量刑方面的差异。比如,根据司法解释,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即可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构成污染环境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一百吨以上属于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可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在司法实践中,有时会出现非法处置五十吨和三十吨的两个被告人量刑基本相同的情况。

王中伟表示,《实施细则》坚持严厉打击污染环境犯罪、恢复性司法和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为法官裁判案件提供更明确、更实用的量刑指引和参考。

记者了解到,本次实施细则主要针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的“严重污染环境”的犯罪情形,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量刑的指导原则、基本方法、基本量刑情节和具体量刑情节。

在本次发布的5起污染环境罪典型案例中,一起通过应急池排放废液进长江案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2013年至2014年期间,为了减少企业污染治理成本,被告人王某指使他人在昆仑公司厂区外修建了一个应急池,指使被告人白某在公司厂区内修建了一条暗管从对硝基苯乙酮车间连接至应急池,并设置阀门。应急池与观察井相连,观察井系昆仑公司排放经过处理达标废水的装备,观察井与长江直接连接。

2015年4月至8月14日期间,昆仑公司在未通过环境影响评估的情况下进行对酮的生产,并将产生的废液通过事先埋放的暗管排放到公司应急池。在王某的安排下,被告人胡某、白某多次指使邓某某在黑夜或下雨时打开应急池的阀门,将应急池中的废液直接排放至长江。

2015年8月14日晚,被告人邓某某再次打开应急池阀门排放废液时,被民警查获。

经重庆市渝北区环境监测站监测,2015年8月14日邓某某排放至总排口的废液中含有有毒物质硝基苯类、总氰化物、锰等,其中硝基苯类、总氰化物、锰分别超过《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一级标准1690倍、30倍、58.5倍。

渝北法院认为,胡某、白某和邓某某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某的安排下,私设暗管将含有有毒物质的污水直接排入长江,体现的是公司的意志,所谋取的不正当利益归属于单位,应认定为单位犯罪。

被告人王某应当作为单位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承担污染环境罪的刑事责任,被告人胡某、白某、邓某某应当作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承担污染环境罪的刑事责任。

此外,四名被告人均有悔罪弥补行为,据此渝北法院分别判处四名被告人7个月到1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